与黄沙斗争到底

国际防治荒漠化和干旱日。作为国际上受荒漠化危害最严峻的国家之一,我国公民数十年艰苦奋斗、科学治沙,成功遏制了荒漠化扩展的态势,被联合国称赞为“我国防沙治沙走在了国际前列”。
  全国荒漠化土地面积由上世纪末年均扩展1.04万平方公里改变为现在的年均减缩2424平方公里,沙化土地面积由上世纪末年均扩展3436平方公里改变为现在的年均减缩1980平方公里,实现了由“沙进人退”到“绿进沙退”的历史性改变,沙区经济持续发展、民生不断改进,提早实现了联合国提出的到2030年实现土地退化零增长方针。
  《联合国荒漠化防治条约》副执行秘书普拉迪普·蒙珈在第25个国际防治荒漠化和干旱日纪念大会上说,在过去的几十年里,我国的荒漠化防治取得巨大成就,我国的森林掩盖率由1949年的9%提高到现在的近23%,土地荒漠化得到有用逆转,7000多万依赖退化土地生活的人们实现了脱贫。
  成果的背面,是一部我国不屈不挠与荒漠化作斗争的血泪史。几十年间,祖国大地上涌现出山西右玉、河北塞罕坝、新疆柯柯牙、内蒙古库布其等典型集体,以及石光银、王有德等治沙英豪。
  时间推移到1993年5月5日下午,一场历史上稀有的特大黑风暴席卷了新疆、甘肃、宁夏和内蒙古部分地区,构成人员惨重伤亡和工农业巨大丢失。
  仅仅在5月5日下午的4个小时里,黑风暴在武威、古浪县构成了85人逝世、264人受伤、31人失踪,丢失家畜12万头,更有37万公顷犁地因黑风带来的沙土掩埋而绝收。
  19岁的古浪县新堡乡高三学生张志山亲历了这一幕,“其时我正在教室外面,远远看见了一道黄色的‘城墙’向咱们冲过来,我就赶忙进了教室,随后天突然就黑掉了。”
  “咱们那里的人被沙子欺压怕了,却没有办法。近邻土门乡有几个老汉办了个林场,种树种草治沙,几十年在沙子里栽活了不少树,所以我报考大学的时分,就专心想学治沙。”现在45岁的张志山,已是我国科学院西北生态环境资源研讨院研讨员、沙坡头沙漠研讨试验站副站长,从事多年干旱区生态学和生态水文研讨,他参加的课题“干旱沙区土壤水循环的植被调控机理、关键技术及其使用”曾获2009年国家科技进步奖二等奖。
  他所说的那个林场,叫八步沙集体林场。1981年,荒漠化土地开发试点向社会承揽,土门公社漪泉大队主任石满老汉联合郭朝明、贺发林、罗元奎、程海、张润元5人以联户的形式组建了该林场。
  后来,贺老汉、石老汉等4人相继离世,老汉们走的时分约好,6家人每家必须有一个“接锹人”,不能断。
  就这样,郭老汉的儿子郭万刚、贺老汉的儿子贺中强、石老汉的儿子石银山等人接过老汉们的铁锹。2017年,郭万刚的侄子郭玺参加林场,至此,八步沙有了第三代治沙人。
  38年来,八步沙林场“六老汉”三代人扎根荒漠,紧握手中的铁锨,以愚公移山的精力完成治沙造林21.7万亩,栽树4000万株,构成牢固的绿色防护带,成功阻挡了风沙的侵袭。
  2019年3月29日,中共中央宣传部颁发八步沙“六老汉”三代人治沙造林先进集体“年代榜样”称号。
  6月19日,八步沙“六老汉”三代人先进集体报告团来到国家林业和草原局作先进业绩报告。
  如果八步沙“六老汉”艰苦奋斗、与沙漠不断作斗争的精力是一颗种子,那么这颗种子已在神州大地上遍地生根。
  从“沙逼人退”到“人进沙退”,郭万刚在报告中说的那句“活人不能让沙子给欺压死!”是长时间与沙漠作斗争的数千万沙区公民的坚定信念,更是神州儿女久久为功、改进自然环境的决胜决心。
  现在在中科院从事沙区水文和生态康复研讨的苏永中研讨员,与“六老汉”同村。他谈起老汉们的治沙业绩拍案叫绝,“我1965年生的,年轻时在村子里,基本看不到什么树,栽啥啥死,远远望去,大片黄沙就在村子边上趴着,赶上风季,真应了‘一夜北风沙骑墙,早上起来驴上房’这句老话。”
  现在每年回老家,苏永中都会到林场转转,看到旧日的黄沙已俨然成了“绿地”,忆起过去,他总会眼角挂起眼泪。乡亲们用十倍百倍的汗水,战胜了苛刻的自然环境,他感到非常骄傲。苏永中说,现在从事沙漠管理研讨,必定程度上也是受了乡亲们的鼓动,期望去学更多的常识,了解更多的治沙机理和办法,推广到全国,让更多地区可以科学治沙。
  无独有偶。“80后”的新一代科研人魏林源也出生在古浪,1993年的黑风暴在其时只有9岁的她心里是永久抹不去的噩梦,“太可怕了,其时我蹲在教室的角上不断打冷颤,我五六岁的时分听音乐喜爱歌唱、想学歌唱,以后想站在舞台上展现歌喉,经历家园数次沙尘暴之后,我就决定要当个科学家,研讨沙漠的科学家。”
  从甘肃农业大学林业的荒漠化防治方向硕士研讨生毕业后,魏林源顺理成章地去了甘肃省治沙研讨所,开端从事荒漠化防治研讨,深化一线调研、做试验,有时要到荒漠地区驻扎几个月,虽然辛苦,但这个其时只有二十来岁的西北姑娘乐在其中。她说,西北人脾气很犟,越害怕什么,就越想跟它斗争究竟。
  八步沙绿了,古浪绿了,古浪儿女笑了。在八步沙林区,一条由柠条、沙枣、花棒、白榆等沙生植物织成的7.5万亩隔离带,裹住了风沙侵蚀的脚步。古浪县的沙漠,整体向后推移了15到20公里。
  从前的风沙侵袭、沙进人退,是与黄沙斗争究竟的精力诞生的“因”;我国绿了,美国国家航空航天局研讨报告称,地球1/4的新增植被来自我国,沙进人退,我国森林掩盖率达到22.96%,人居环境不断改进,这是这种精力遍地生根的“果”。

Author: admin

发表评论

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。 必填项已用*标注